i
活着北极圈的爱斯基摩人
【爱他就让他BOTTOM】
DC_ 爱酥皮 爱桶
MARVEL_爱CAP
SPN_SD/J2
【随心所欲】
常年文力复健

Royjay


警告:哭哭杰注意

          只是新刊的发泄产物

          没有逻辑


 

  Igot you, buddy.

 

  这话能包涵有很多意思。我捉到你了、我接到你了、我得到你了……13岁以前的Jason Todd很忌讳它,因为这大多数表示他在巷子里行窃被捉住了。这意味着他晚上得饿肚子。没有钱、没有面包、没有母亲…而他还得注意被那些虚伪的社工带走。

 

15岁以前的Jason Todd已经喜欢上这句话了,它是一种依赖,是一种幸福。它是在Robin险些被罪犯摔下楼时被拉住的可靠力道,它是他溜进厨房偷点心被抓包时慈祥的声音。

 

15岁之后的Jason Todd不再需要这句话。他沉寂了很久很久,久到他有能力打败任何想要伤害的人,久到他能够即使在百米高楼摔下也能够随机应变,久到蝙蝠侠不再需要那个莽撞且充满怒火的罗宾。

 

时隔四五年,这句话又传进他了的心里。Jason没有再感到不安或是从哪个同情心泛滥的人身上得到慰藉了,反而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笑的是,这次他被带离的威胁对象就是那个曾经给予这句话温暖意义的人。

 

他失去了家人与朋友,甚至被影响他这辈子的蝙蝠标志所抛弃。

 

他又一个人了。

 

 

 

Jason睁眼就看到老旧得已经开始掉皮的天花板。

 

那上面的裂纹交错蜿蜒看在眼里宛如一团漩涡蹂躏他的大脑神经,以至于他忽视了视线上的障碍物,Jason无声地痛苦着蜷缩身体,却扯动身上成堆的伤口令他急促地喘了几口气,他不愿回想这次英勇负伤的原因。

 

他太累了,懒得再做类似翻身的多余动作。

 

这窄小又凌乱的空间陌生又熟悉,而自己在侧墙贴上Bob Seger海报时的场景仍记忆犹新,这是他在星城的安全屋然后刚好有那么一个室友。Jason使劲想了想,终于从浆糊般的脑子里挖出那抹红色的记忆,斟酌着,最后开口:“你来这里做什么?”

 

没人应他。但Jason知道对方就在这里。

 

然后传来脚步声,一片阴影笼住他:“还以为你就这么被他揍死了。”Roy套了件黑T,没了以前那惹人厌的傻笑,身材距离上次见面还厚实了不少——所以现在他托Jason起来喂水的动作也稳了很多。

 

Jason这才发现他的左臂被打了石膏用绷带挂在肩膀上,那件破烂不堪的战服已经不知所踪。就着Roy的动作有些狼狈地喝完一杯水后,Jason没有被扶着继续躺下而是被摆得坐直些,预示他们之间即将到来的重要谈话。

 

然而谁也没有再出声。

 

Jason甚至没敢去直视那双记忆中漂亮的绿眼睛,畏难情绪不知从何而来,或许他在害怕对方的指责跟嘲弄,毕竟当初先离开军火库的是红头罩。

 

反正他什么都处理不好。

 

Roy的动作打破了两人僵持,他覆上Jason的右眼——那上面被一层厚纱布盖着,他记得刚才为Jay包扎的每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说:“好久不见,Jaybird。”

 

他昔日的搭档只是扭头甩开了他的手,好在Roy喜欢知难而进:“要吃点什么吗?我做了蔬菜浓汤。”

 

Jason这才看向他,附带一个嗤笑。他们都知道Roy的厨艺水平,这种心照不宣令Roy也跟着挑起嘴角,“我也有好好学习的好吗?”

 

[我真是一个傻子才会永远相信你]男人的咆哮犹在耳畔,Jason原本被点亮的心情瞬间又沉下去。

 

“有酒吗?”他问Roy。又在对方拒绝他前补充道:“我知道你又复发了。”

 

Roy愣住,随后只是羞愧地笑着,摆弄他的棒球帽,摇头:“我还没来得及给房子添置物资。”

 

  Jason这才继续打量这间安全屋,这里确实已经闲置很久了,除了这张床与沙发,其他家具都还没从防尘布解封。当初离开时他们都没有带走太多东西,要不是房租每月自动从他们的联合账户里划扣,说不定这儿早就被房东清空了。Jason并不惊讶他们的联合账户时隔这么久里面还有钱剩下,因为他时不时会往里面注入一小笔资金,全然习惯。只是如果他愿意花心思去查一下余额的话,他会发现里面的数额远比他存入的多。

 

  一切都在它们该在的地方。

 

  “帮我从酒柜下拿一只雪茄。”Jason已经放弃从Roy身上得到一支烟,但该死的他现在很需要这个,“那是我的。”所以给我收起那副不认同的模样。

 

   好在Roy不是Dick,后者总是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却从不知道Jason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也许他不在乎),而刚好Roy对Jason注入的信任度稍微高那么一点,因此Roy没有坚持自己的立场太久,就去翻酒柜了。

 

 

 

 

  火柴在他面前划下,那短暂摇曳的火光将Jason落魄狼狈的神情映得更加令人心酸。为了就Roy点火而垂下的黑色脑袋此时居然显得有些乖巧,蓝绿色的眼珠即使在火光面前也没有神采。或许Jason接着看了他一眼,但始终没看清楚,因为白色的烟雾挡住了他。

 

  不是没有过相互帮助的时候,这一次Jason受的伤甚至排不上他们曾经经历过最严峻的情况的前十。但Roy知道这是Jason伤得最严重的一次,各种意义上。他跟世界上大多数人那样看了这个直播,甚至在Jason扣下扳机之前,他就已经往哥谭的方向赶了。他知道Jason要做什么,也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所以他才需要到Jason身边。哪怕他们如今不再是搭档,不再有联系——

 

即便作为一个朋友,他还是迟到了。

 

他见到蝙蝠侠将红头罩身前的红蝙蝠撕下来,他看到蝙蝠侠提着Jason的头罩,他看到蝙蝠侠拖着Jason……弓箭手利落的发射他的烟雾弹——

 

他愤怒、他想将倒在身后的蝙蝠侠扔下楼去;他难过、他从来都不愿看到Jason跟蝙蝠侠有任何不愉快,就像曾经Jason不想看到Roy跟绿箭侠闹事;他自责、他责怪自己怎么就不能早点到,在布鲁斯撕掉红蝙蝠的之前….

 

身上的重量压得他仿佛喘不过气。

 

 

古巴雪茄在长期无人打理的环境下有点受潮,吸入的味道不怎么好,至少它起了尼古丁的基本作用。

 

Jason用力的吸啜。烟叶的味道牵起了他久远的回忆,Jason甚至心跳加速起来,仿佛他是那个在庄园里偷偷触碰违禁品的叛逆期男孩。他想起初次接触雪茄这类奢侈品是在Bruce的书房,那时男人刚好去厕所,剩下四分之一的雪茄被平稳放在烟灰缸上。那缓缓上升的烟雾成功勾引了男孩去尝试它。

 

   味道如何他早就忘了,因为下一秒男人就将鼻腔还呼出白烟的男孩抓个正着。

 

   [I got you, Jay. ] 

 

    “你现在需要的未必是吸收,也许是发泄。”Roy劝慰道,“比如如果你需要的我可以,……”借肩膀给你,而不是跟你做爱。

 

     显然在Jason急切热烈的吻中发现,他真的需要一场大汗淋漓的性爱——就跟他们以前每一次治疗后那样。

 

      Roy顺着Jason的力道跪在床上,手再一次情不自禁地覆上那双被打出血的眼睛,Jason将他带进一个疯狂且夹杂着铁锈味的吻中。Roy像以前每一次那样触碰他的身体,抚摸他的腹部,胸前,锁骨,只是这双手在他的心口停留的时间更长些。仿佛在填补一个被撕碎的空洞。发觉他意图的Jason失措地抓住那只手。

 

     “操我,快点。”

 

由于手部骨折了,Jason的上半身是裸露的,他看到自己身上斑斑驳驳的瘀伤与血迹,Roy在克制且带有安抚意味地亲吻他的身体。恼于Roy小心翼翼地动作,Jason将他一把推开转而骑在他身上,一系列的举动所牵扯出来的疼痛令Jason呼吸都近乎颤抖,他咬着雪茄,用那只健康的手胡乱地扯下Roy的裤子。

 

“该死你冷静点!”Roy暴起的声音吼得Jason停住了,红发男人坐起来,双手按着Jason的腰部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Roy直视着那只蓝绿色眼睛,撕声:“你不能总是这样!”

 

 

 

[你不能仗着自己死过一次了就这么浪费你的生命!]Roy朝病床上的人吼。红头罩与军火库刚刚经历了来自地下哥谭的审判,那些恶心的丧尸险些要了他们两的命,而在关键时刻红头罩还为那个莫名其妙的小丑之女挡了几下,[你知道她能躲开的!还是说你的怜悯会在特定地点诡异地爆棚??!]Roy在Jason面前来回踱步,丝毫没觉得自己头上挂着绷带的样子有多滑稽。[求求你为我想想,我军火库还不想克死一个搭档,而他刚好还是我曾经死党的宝贝弟弟。]

 

[没有那回事,除非你想跟Robin搭档。]腿被吊起来的Jason没有将这个聒噪的红色鹦鹉赶出去的能力,老天,他快烦死了,[我看你们上次在庄园相处得挺不错。]

 

 也许是Roy终于走累了,他一屁股坐在Jason床上,[免了。并不想跟你们家的人牵扯太多。]那个高大的黑色身影让他不寒而栗。

 

  见军火库耸拉着肩膀一言不发,Jason叹了口气,[我没事。你反应过度了,Roy。]

 

  [是的你没事,你差点失血身亡,脾脏腐烂,终身残疾,是的你没事。]是Roy的专属埋怨语气,Jason就纳闷了,怎么就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似的。然后这个小媳妇忽然神情认真地看着他,用力地握着他的手,告诉他,[相信我,Jaybird,我只是想让你好。]

 

 

 

雪茄不知什么时候掉在地上,Roy也懒得在意它会不会成为一场小型火灾的源头,因为面前这个黑色脑袋正靠在他的肩膀上。这是示弱的表现,Roy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Jason又庆幸自己将这样的他捡回来。Jason就这靠在他的肩膀上贴着他的颈侧,磨蹭他的头发,没有说话。方才暴怒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他亲吻Jason的后颈,嗅着还藏在黑发里头的硝烟味。

 

两人就这样无言拥抱了好些时间。直到外面开始下雨。

 

“下雨了。”这次打破寂静的是Jason。

 

“嗯。”

 

“你压的我脖子好痛。”

 

“我腿被你坐得很痛。”

 

“操。”

 

 他们俩笑着一起躺在床上,然后是正合时宜的接吻,最后是顺水推舟的性爱。

 

 这次性爱不大痛快,Jason身上的伤太多Roy不得不注意些,但熟悉的体温、契合的身体,令两人都不得不珍惜他们难得的触碰。

 

Roy疲惫地躺在Jason身侧,而他的黑发男孩背对着他似乎已经陷入了沉睡。打算就这么睡觉时,他感受到身边的人在轻轻抖动着,Roy听到带着湿意的呼吸。于是他从背后搂住了Jason,方才竭力压抑哭泣的人终于哭出声来。

 

“I got you,”Roy顺着Jason的后背,轻声道,“Igot you,Jaybird. ”

 

 

 

END



红双喜是我的白月光



评论(12)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