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活着北极圈的爱斯基摩人
【爱他就让他BOTTOM】
DC_ 爱酥皮 爱桶
MARVEL_爱CAP
SPN_SD/J2
【随心所欲】
常年文力复健

Thomas/Newt 斜线有意义

Warning:NC-17 

        人物会有不同程度的OOC

        接移动迷宫三后续

        复生情节有(会有BUG)

        残肢有
    
        差不多是作者的私心产物 所以会有ooc和bug 不适

请直接关闭

Summary:Thomas发现,复活Newt的可能不是没有的。

 

 

 

“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什么?”他忽地转过头去,撞上那双带着笑意的棕色眼睛。

 

“你的脸红的跟派一样,”Newt哼哼地笑出声,喝了Gally的特调后脸色有些微红,篝火的暖光衬得他的面部轮廓很是好看。“派,你知道吗?就香香甜甜的,烤得外皮很脆馅很软的那种。”

 

他当然知道什么是派,只不过他没想到对方居然因为他的脸像派而产生亲吻的欲望。而且他们还是同性。

 

“噢、”Newt有些懊恼,“我想你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这里的伙食确实不怎么样,我们在这里似乎也没吃过派…”金发男孩陷入了不知所以的沉思中。

 

“不、Newt,我知道派。”他赶忙打断男孩的正在放飞的思绪,对方再次看向他时,眼里多了几分醉意,“嗯…我是说,可以。”他错过他们的对视,看着前方的草地,“你可以亲我。”

 

Newt笑了,像风拂过草地的沙沙声。就在他以为身为Greenie的自己是不是被耍了的时候,脸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尝起来倒不大像了。”Newt说。

 

 

::

::

 

 

“嘿、”Thomas的肩膀被拍了下,是Minho,他仅剩的宝贵的人之一。

 

“睡不着?”Minho直接落座在Thomas身边的空地,跟他一起眺望前方。他们的面前只是一片平静的海,没有波涛海浪,没有云雾缭绕,甚至没有月光,也看不见几颗星星。身后营地里的篝火看起来就要熄灭了,周围静的只剩下人们从帐篷里传来的呼噜声以及若有若无的昆虫鸣叫。

 

这是他们的‘避风港’。

 

这是幸存的人们享受胜利的平静以及互舔伤口的地方。

 

他们从一无所有到拥有彼此,现在似乎又变得孑然一身了。

 

“Thomas?”Minho又叫了一声,自他将Newt的项链交还给Thomas后,Thomas变得寡言许多,又变得成熟稳重许多。Minho知道,依Thomas的性格,一旦发现自己是免疫体,今后一定会投身于拯救世界的大业中。只是这个被选中的男孩仍需要一些时间。

 

“我梦见Newt了。”

 

意料之中,Minho想,随之脑海里不可抑制地浮现金发男孩身体无力地躺在血液中的场面——毕竟他是因为这个才从梦中惊醒,才从营地不远处发现独自看海的Thomas。

 

“嗯。”他应了下。偏过头发现Thomas正戴着那条项链细细把玩。

 

“还是老样子,”他听得出男孩语气里的苦涩,“喜欢捉弄人,狡猾的很。”

 

“嗯。”Minho抬手揽住他的肩以示安慰,却不知道自己的表情也同样的破碎。

 

“伙计,能不能跟我谈谈Newt刚进林间空地的时候?”Thomas牵起嘴角,眼角总算皱出几丝笑意。

 

“当然。”Minho也笑了,黑色的眼睛眺望远处昏暗的海天一线,喃喃着“我记得在我身后来的每个男孩的遭遇。”

 

“Newt被从笼子里升上来的时候,安静虚弱得像只奄奄一息的猫,他可不像你,飞奔地像个从医院放出来的精神病。”Thomas苦笑了下,摇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他那阵子很抑郁,眼神空洞,皮肤惨白的吓人…我们都以为他有什么先天性疾病。Alby是最担心他的…于是他总是安排些简单的活给他做。

 

那天我跟其他Runner刚从迷宫回来,发现空地的大家都不大对劲,都往医疗队的帐篷那聚集了。第一反应是有人被蛰(Stung)了,我们赶过去,发现躺那的是Newt。”

 

Thomas眉头皱起,握着项链的力度紧了些。

 

“他怎么了?”他突然想起Newt走路走得不大自然的腿。

 

“自杀。”Minho刻意停顿了一下。观察Thomas的表情,他不清楚对方是否准备好再次承受关于Newt受伤的打击。

 

  “嗯。”他让Minho继续。

 

“他裹满绷带昏迷在地上,医疗队已经处理好了。Gally告诉我,早些时候,有人发现Newt失踪了。Jensen他们在靠近迷宫口那边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巨响,他们还以为鬼火兽居然这个时候跑过来。

 

Alby第一时间发现不对劲,于是他独自一人带刀冲进去,回来的时候扛着Newt,那时候他已经失去意识了,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他们俩。

 

后来我偷偷问了Alby,他才告诉我,Newt爬上迷宫从想墙上跳下来自杀,是那些藤蔓救了他。”Minho垂下眼帘,沉浸在更久远的回忆中,“命是救回来了,可腿却留下来的后遗症是永久性的,也不能很利索地跑步了。Alby在Newt醒后谈了好久。”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养好伤的Newt变了个人似的,开朗了许多,还会跟我们开玩笑,变得很可靠。甚至会主动承担Alby的工作。或许这才是他原本的性格。”Minho突然想起什么笑了出来,“Gally还打赌,说Newt以前一定是一个农场庄园的小少爷。淘气又聪明的那种。”

 

Thomas脑补了下穿着色彩鲜艳的毛衣,躲在窗台后,观察大人掉进陷阱而偷笑的样子,也笑了出来,“不得不说,Gally在这方面很有天赋。”

 

“对啊、”Minho撑着头,手指在发间胡乱的揉着。

 

Newt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也许是因为他瘦小的身形或者刚刚进入林间空地那段时间的遭遇,总是能引起男孩们对他的保护欲。哪怕是在他之后来的男孩,也总是会在不禁意间让着他。就像Thomas对Newt那样。

 

“日出了。”Thomas说。

 

他们一同望向海天相接的地方,正被逐渐点亮。

 

今天是个艳阳天。

 

 

:  :

:  :

 

 

可能是男孩们没有察觉到也或许是他们没有明说,Thomas与Newt之间的感情早就已经越界了。Thomas有种感应,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这么认为,对方有种独特的气质吸引着他。就如后来他知道,Newt第一眼见到Thomas就决定跟随他一样。

 

两个相互吸引的人永远不需要外力促使他们在一起。

 

:  :

:  :

 

Thomas觉得他跟Gally永远相处不来。至少在林间空地的时候。


:  :

:  :

 

疫苗被顺利复制了出来。

 

而要将疫苗分发给避风港的每一位同伴,仅靠轮船里的器材与Vince收集回来的化学材料还远远不够,更别说他们还打算救济世界各地的其他幸存者们了。

 

“得去一趟‘最后之都’。”Jorge道出了所有人的想法。

 

‘最后之都’是他们噩梦的终点亦是他们逝去的伙伴的墓地,如果现在回去,就意味着有更大的危险等着他们。

 

他们不能再失去任何人了。

 

“可那里一定会有更多…”狂客。他们的同伴甚至也已经被感染成为那些血肉模糊的‘东西’。

 

Thomas想起了Newt。

 

那副躯体那时撞在Thomas身上的实感与下一秒坠落所带给他的虚无同样的强烈。

 

Thomas感受到Newt最后带给他决绝又悲痛的力量以及他来不及捉住Newt的无助像一把利刃穿透他的心脏。

 

他是多么得需要他,他是多么得不舍得他,他是多么得爱他。

 

“只有WICKED才有我们需要的物资。”Gally打破了现场沉重的氛围。

 

“虽说如此……”Vince接了下去,但下一秒被一位急急忙忙地跑来的女孩打断了——

 

“上帝!它起作用了!”女孩甚至连气都没喘过来就继续大声喊,“疫苗!!Jimmy!我的弟弟!!Jim!”

 

“他的症状在消退!!”女孩几乎是欣喜地尖叫起来。

 

Thomas感觉自己的脑袋嗡了一声——闪焰症的症状在消失,如果他没记错的话,Jim的症状几乎是晚期了,如果这都能够消退的话,就意味着——病毒是可逆的。

 

即使给一位肢体尚未腐烂的躯体注入疫苗,是不是也意味着有复活的可能?

 

Thomas思考着这项猜想的可能性。

 

可,他已经……杀了Newt啊……

 

人群因为这则消息骚动起来。

 

“带我去看看。”Vince临走前看了一样Thomas,示意他早点做出决定,Vince相信有了这位被选中的男孩带领,他们的行动会顺利很多。

 

人们都去了Jim的帐篷那边。

 

唯有Thomas跟他的难兄难弟们还留在原地。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Greenie。”Gally拍了拍Thomas的肩膀,安慰他。

 

“这可行吗?我当初都把他给……”Thomas低头看着他的手,仿佛他还握着那把匕首,而上面沾满了那个人的血。

 

“我们不清楚,但值得一试。”Fry Pan低沉的声线给予他安心感。

 

“你不知道,其实当时在你离开后,我们对Newt进行了简单的包扎。”Minho也在斟酌,“Fry Pan把他的伤口处理的很好,而且你当初刺在了他的肋骨间,并不是致命位置。”

 

Thomas被这些事实给震住了,他什么都不知道,当初孤注一掷,只想着快点赶到Teresa那制作疫苗,然后赶回来救Newt,可结果……

 

他怎么能忘记,Newt对于迷宫里其他的男孩来说,也是同样重要的存在呢?

 

这时Gally提出他的疑虑:“已经三天过去了,即使找到,会不会也……”

 

“所以我们得尽快回去制作疫苗,然后寻找Newt。”Minho抢在Gally的话前。他知道这是个机率十分小的事,就算Newt的躯体熬过了肋骨的伤,也未必逃得过那场大火,也未必躲得过那些楼宇坍塌……

 

所以他们才要尽快回去。

 

“今晚,我们出发。”几个简单的单词被Thomas颤抖着吐出。

 

或许、

 

或许他还有机会再次见到那双漂亮的眼睛。

 

 

:  :

:  :

 

Newt被找到时,Minho不想承认他差点就哭出来了。

 

男孩浑身都是血,好看的金发暗淡无光、沾满了灰尘与血迹,几乎看不到原来的颜色。沾满黑泥的四肢根本看不出是否已经腐化,原本棕色通透的眼睛变得浑浊,整个人虚弱地像个断线的人偶瘫坐在角落,一直在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声音。若不是Gally耳朵更灵,他们也许就错过了。

 

那个昔日充满灵气,聪明温柔的男孩如今变成这副模样,实在令在场的所有人心寒。Gally已经按捺不住地哭了出来。

 

Minho想过去拥抱那个角落里的人,又怕对方已经完全被病毒腐蚀掉,成为一个仅靠病毒移动的腐烂尸体。他不敢面对,不愿接受,Minho知道他应该将手中的疫苗注入对方的血管,然后给Newt简单来一次外部检查。却发现脚下使不出任何力气,他踌躇、不安,他害怕已经到眼前的希望会被无情的摧毁。他从没感到如此无力过。

 

他留意到旁边的Thomas抬起手臂用力地抹了一把脸,跑了过去。用尽全力地拥住他们的Newt。

 

下一秒,混沌中的狂客暴动了起来。他嘶吼着扯紧拥他入怀的Thomas并用力咬着他的肩膀。

 

“Newt、是我!Tommy!Newt!”Thomas没有理会肩膀处已经溢出血的疼痛,他呼喊着,“I got you!Newt!I got you!”

 

场面的混乱促使方才还愣住的两人做出反应,Gally用力按住Newt乱蹬的双腿,Minho则精准地将疫苗扎进他的劲动脉。

 

还在不断尖叫,挣扎的Newt渐渐失去意识,无声倒在Thomas的肩窝上。

 

就像一具真正的、得到安息的尸体。

 

“Newt、是我,Tommy,我在这…”甚至不理会狂客身上腐烂的恶臭味,Thomas哽咽着埋在Newt的发间,紧紧抱着他,“我在这,我哪也不会去了…Newt…”

 

Minho鼻子一酸,说出话后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哑的不行,“Thomas,先把他放下来,我们检查一下他的外伤。”

 

疫苗的效果能不能在Newt身上起作用,仍是个未知数。但如果无论如何都要抓紧时间,用一切的可能性唤起Newt本身的意识。

 

将Newt带到一个有干净水源的地方,擦拭身体。原本就没人开口的严肃气氛变得更加凝重了。只是大概抹掉血痂跟泥土,他们便看见Newt身上淤痕与伤口几乎布满全身,甚至有好几处伤口几近溃烂。

 

又值得庆幸的是,Newt没有造成死亡的皮外伤,心脏与大脑还算是可继续运作的。而那个肋骨处的刀伤奇迹般地结痂,没有溃烂到或许得破伤风的程度。

 

只要疫苗发挥作用,就有希望、

 

Newt被Thomas安置在担架上,与其他人投入寻找幸存者的行动中。

 

一定可以的。

 

::

::

 

7

 

距离上次他们在‘最后之都’进行救援行动已经过了一个月。

 

Vince和Minho带着众人,将救援范围扩展到以‘最后之都’为中心的另外两个城市中。成百上千的人们得到疫苗,并有更多的人投入行动当中,互帮互助,先前的阶级仇恨已经没有意义,他们相信比起狠揪着以前的破事不放,还不如思考他们的未来需要如何建设。

 

目前为止,疫苗使病毒可逆的作用仅出现于患者处在闪焰症晚期之前,真正能够像Newt那样、完全成为狂客,身体却还没腐烂的情况少之又少。而那些已经成为病毒操控的行尸走肉,便成为他们需要清除的巨大障碍。

 

毕竟那些狂客的数量几乎数不胜数。

 

当然事实也如Thomas所想,得到疫苗的人们都会有各自的意志决定今后的打算。他并不想成为世界统治者那样的存在,土地划分更甚政治理念,Thomas连碰都不像碰。他只希望尽自己所能,拯救更多的人,最后跟他的好友一起生活在他们的避风港里。

事情在往着好的方面发展。

 

而Newt仍然没有苏醒的迹象。

 

6

 

一个月前,他们把失去意识的Newt带到Vince跟他们之中有医学知识的人面前。经过诊断后,他们发现,Newt右腿上的伤口,也就是他最初感染病毒的地方,已经溃烂到必须切除的地步,而且也有利于减少Newt体内的病毒增值。

 

最后他们做出了最优的决定。

 

Vince告诉Thomas,每隔七个小时注入一次疫苗,如果有效的话,不出五天,Newt皮肤上闪焰症痕迹会消退。

 

他还能有什么选择呢?Thomas坐在病床边,疲倦地握着Newt的手印上一个吻,盖着男孩的被子勾勒出他那单薄虚弱的曲线,只是右脚直到膝盖处,不和谐的空了出来。

 

5

 

上帝保佑,疫苗起作用了,Newt身上的痕迹真的如Vince所说,正在慢慢消退。原本虚弱的心率在向均值恢复。

 

可Newt仍没有清醒的迹象。

 

4

 

一个多月以来,Thomas早上在轮船里制作疫苗,晚上都会睡在Newt旁边。他没有跟Gally他们去外面消灭狂客分发疫苗,而是以自己以前曾是WICKED的实验人员之一为由待在避风港里。

但他们都知道,Thomas是在等Newt醒过来,而Thomas希望自己成成为Newt醒来后看到的第一人。

 

3

 

Thomas一如以往坐在Newt床边跟他说话,哪怕是单方面的。

 

“说实话我有点想Teresa了,”Thomas靠在Newt躺着的床边,“虽然她背叛了我们,但在此之前,她跟我们相处的不错,”

 

“我知道你也挺喜欢她的,对吧。直到最后我们才发现,她仍值得我们挂念……没有她可能如今我们找不出疫苗啦。”

 

“所以,不要辜负大家的努力,快点醒过来吧。”

 

回应他的是仪器中平稳的嘀嘀声。

 

2

 

今天差不多一整天,Thomas都待在实验室里。

 

他们的救援行动顺利扩大到其他城市,而且沿路还有许多村庄。所以他们所需要更多的疫苗。

 

这是个好兆头。

 

他很久没有感到如此安心过。

 

足够劳累的一天后,Thomas洗完澡回到病房,那人正平静地躺在那。

 

1

 

奇迹到来的那天,有时候不需要太多的前兆。

 

这天天气没有特别好也没有特别坏,Minho他们也没有传来什么重要的消息。Thomas也没有感到什么呼吸不畅或者精神气爽,反而因为昨天工作过量,醒来后还感到一阵腰酸背痛。

 

而在一阵头昏脑胀与肌肉疼痛中缓过来后,Thomas才发现隔壁的床位空了。

 

“Newt!”他猛地坐起,无视低血糖带来的眩晕感,快速跳下床。

 

“老天…”他喃喃,一个昏迷这么长时间的人到底是怎么从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离开的。这说不通,Newt应该没有足够的力气移动才对……

 

更何况他失去了一条腿…

 

无数个可能性在Thomas脑子闪过。

 

  但无论他已经混乱到什么程度,唯一一句话再提醒他:Newt醒了,Newt还活着。

 

好在没让他找太久,Thomas最终在走道尽头的船舱里找到Newt。

 

“Newt……”看着坐在角落里的金发男孩,Thomas内心溢满了难以言喻的感情,那是失而复得的喜悦,那是看到对方不再健全的双腿时的难过。

 

“……”Newt没有回答他,脸上的表情令Thomas不解。

 

“你跑来这里做什么,醒了为什么不叫我?”Thomas尽力放轻自己的音量,而自己发酸的鼻翼在提醒着他,他自己也并不好受。

 

Thomas想给Newt一个拥抱,很用力很久的那种。

 

“…你是谁…”似乎被判断成无害,角落的男孩终于开口,“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一连串的问题从那片苍白的唇里吐出,“我的妹妹呢?我的父母他们在哪?”那双倔强的棕色眼睛盯着他,仿佛不想错过Thomas眼里的任何神色。

 

“还有为什么我的腿…”Newt说到这哽咽了一下,Thomas不顾一切地用力拥他入怀,让Newt未来得及溢出的眼泪留在他的衣服上。

 

“嘘——一切都好了,Newt,一切都没事了。”

 

::

::

 

经Vince等人检查,除了Newt失去了到迷宫后的记忆外,身体情况一切正常。

 

相反,Newt记起了迷宫以前的事。

 

Minho跟Gally他们得知Newt清醒后就立刻启程回避风港。即使得知Newt失忆的事也表示没关系,过去的事情他们有大把时间告诉他,只要人还在就有希望。

 

“更何况我们将会创造更多的回忆。”Minho说。

 

“说的太对了”Gally一把搂住Minho的肩膀,转而看向坐在轮椅上的Newt,问“哎对了,所以你是不是农场庄园里的大少爷?”

 

“……”Newt向他投去警惕地目光。

 

“哇哦”一旁看戏的Amanda说,“还真给你猜中了。”

 

::

::

 

今天是大家为Newt举办的康复派对。Newt也因为这群热情可爱的人卸去了最初的心防。

 

Thomas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情况,他不确定该不该跟Newt坦白他们之见的关系。他有一个新的人生,新的生活,也许不应该用过去束缚他。

 

Thomas捧着Gally的商业机密(哪怕知道了部分原材料,他如今不得不借助这些熟悉的口感麻痹他的神经)面朝大海坐在篝火晚会的最外围。

 

“你还好吗?Thomas”Newt扶着拐杖走到他身后,留意到Thomas讶异的目光,他补充“额,Minho说你看起来不大好,让我来看看你。如果不打扰到你的话…”

 

“当然不。”Thomas连忙说。他忽然觉得这幕场景有些熟悉。

 

“好吧。”Newt不太顺利地被Thomas搀扶着坐在他旁边,“你可以跟我说说看,我以前公认守口如瓶,当然现在也是”Newt朝他调皮地眨眨眼,“或者,要是你不愿意提,你介意跟我讲讲以前的事吗?”

 

“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Thomas把盛满金黄色液体的杯子塞到对方手里,“试试看,Gally的特制。”

 

“呃,这味道可太恶心了…..”Newt拉长脸,将杯子推回去。

 

Thomas笑了起来。

 

“嘿,你”Newt似乎有点不能理解他的孩子气,但他还是很高兴看到这个刚才还忧郁的男孩变得阳光起来。

 

“所以你想从什么时候开始问起?”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将所经历过的大概跟Newt说了。

 

“我不知道…”Newt看上去很困惑,“不如说说你吧。”金发男孩笑得很好看,“但是在此之前,Thomas,有没有人跟你讲过,你的脸红起来像派?”

 

 

 

 

 

 

“那,你想不想亲亲看?”

 

 

 

 

 

 

 

 

 

 

END

 

 
Talk:这个脑洞几乎是我一踏出电影院的那一刻就冒出来了 

只是想给自己一个he 就大纲式得码了出来 所以大概读着会很没实感吧hhh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对cp我很喜欢 但估计不会再写这对了_(:з」∠)_ 官方发的糖够我吃好久好久wwww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评论(13)
热度(88)